全球彩票|官网登录

好未來公益人的四個瞬間:被信任 被期待 愛與被愛

2019-06-06

從被打工子弟校的孩子擁抱,到肘著手機為異地患兒授課;從將閑置“庫房”改造為小學生圖書館,到與康復患兒合影告別。大江南北的好未來人,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項目里,經歷著各自的公益瞬間——他們被信任,被期待,以及愛與被愛。

在全體好未來人參與公益、分享心得的員工公益平臺——“公益地圖”里,收錄著無數個這樣的瞬間。這些瞬間來自好未來人參與的各種公益項目:打工子弟學校支教、新陽光病房學校、微瀾圖書館、青葵花導師計劃、愛心捐步……

公益地圖上線一周年之際,我們記錄下4位好未來年度公益人物,各自在公益活動中,經歷的感動時刻。

   

—— 1 ——

好未來旗下學而思大語文老師何曉琳在病房學校給孩子們上課,為避免影響孩子健康,上課的老師都要佩戴口罩

“我感覺自己被信任了”

新陽光病房學校項目,是北京新陽光慈善基金會發起的,為白血病患兒為代表的長期住院兒童提供免費的教育及相關服務。在全國范圍內,有大量好未來人參與其中,保障患兒享有受教育的權利。2018年以來,好未來志愿者累計輔導白血病兒童5239人次。

2018年12月16日,北京新陽光病房學校。

課前,三年級男生小天與班上另一位男生打鬧。對方取笑他,說他是“小光頭”,說話間,還伸手要摘他的帽子。本在嬉鬧的小天突然生了氣,做出一副要追打對方的架勢。

這一幕,被學而思大語文老師何曉琳看在眼里。自當年9月起,這位河南姑娘就堅持每周日下午,在病房學校上一個半小時的大語文課。病房學校多是白血病患兒。放、化療導致他們頭發脫落和免疫力下降,口罩和帽子,成了每個患兒的標配。

為避免影響孩子健康,在病房學校做公益的老師不僅要戴口罩,還要在課間留意孩子的動向,以防本就抵抗力脆弱的孩子們摔倒、碰著。

當天,也是小天治療結束回家的日子。聽完何老師最后一堂課后,他提出要與何老師合張影。

面對鏡頭,何曉琳摘掉了口罩。小天也摘下了口罩和帽子,主動露出如汗毛般稀薄的發際。這個剛剛還因被叫“小光頭”而生氣的男生,在跟老師合影時卻變得毫不忌諱。面對鏡頭,倆人把頭湊在一起,笑著。

就在這一瞬間,何曉琳感到莫大的信任。她按動快門,定格此瞬。拍完照,她再次擁抱了小天。

“我感覺自己被信任了。”

說起當日的場景,何老師突然有些哽咽:“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和信任會讓心變得柔軟,你會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 2 —— 

學而思石家莊分校數學老師魏倩男通過微信視頻給遠在呼和浩特的白血病患兒小雷上課。為讓小雷看清運算過程,她要一只手書寫,另一手舉著手機拍攝

“能教我就一直教下去”

除線下輔導外,針對部分特殊需求的大病兒童,好未來公益人也進行線上一對一輔導。2018年9月,好未來為新陽光病房學校全國16個城市、30間病房的3000名白血病兒童提供“希望在線”和學而思輕課課程,實現“線下+線上”、“院內+院外”共享優質教育。

微信視頻接通,魏倩男再次看到了小雷。作為學而思石家莊分校的數學老師,自2018年9月起,她就借助微信視頻,為遠在呼和浩特的小雷,每周義務輔導兩三個小時的三年級數學。

小雷是個休學在家的9歲小男孩,正處于白血病康復期。他性格開朗,嗓門大,說起話來眉飛色舞,與人能侃能聊。

但那天,視頻里的小雷眼皮耷拉著,一上來就沮喪地問:“上周怎么沒上課???”

魏老師突然意識到,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輔導暫停一周。雖提前和小雷的母親打過招呼,卻沒料到會影響小雷的情緒。她趕忙給孩子解釋。

“我還以為你不教我了呢。”小雷如釋重負。

一瞬間,魏倩男深受觸動。她明白,因為患病,小雷的心智遠超同齡人,也遠比別人更渴望獲得輔導。一旦被老師放棄,他幼小的心靈難免遭受打擊。

想起小雷,魏老師打心底覺得可愛:小雷聰明,一點就透。對吃不準的題目,他會支支吾吾讓魏老師先報答案。發現做錯了,他會趕忙用手捂起來改掉。課后,這個胖胖的小男孩會給她看自己種的綠植,講自己打的游戲。

一番思考后,魏老師決定,只要自己能力允許,將持續為小雷義務補課,直到他康復返校。

在魏老師看來,若自己一旦終止教課,新老師和小雷又需一段時間來熟悉和適應彼此,這對小雷的學習大為不利。雖然義務教學占用了個人的休息時間,可一想到小雷的渴望,她也甘愿為之。

補課是義務的,質量卻不打折??课⑿乓曨l授課的魏老師看不到小雷的書寫習慣,她特意讓家長寄來了小雷的卷子和練習冊。她不僅做了部分批改,還發現了小雷在豎式加減時,總忘記進位和借位。為此,她為小雷進行了針對性輔導,困擾小雷許久的易錯點終于被徹底糾正。

今年春節,小雷的母親在拜年時再一次問:“今年還要給孩子教課嗎?”

“教!”魏老師回復——“能教我就一直教下去。”

 

—— 3 ——

好未來集團行政工作人員張朦。她和30多位行政、財務和采購部門的伙伴一起,將打工子弟小學一間荒廢的圖書館運營起來,義務為孩子們提供圖書借閱服務

“他們需要一個‘活的’圖書館”

微瀾圖書館,是由民間公益機構“新公民計劃”發起的公益項目,是開設在打工子弟學校和打工人群聚居的社區中、為流動兒童服務的圖書館。在這些公益圖書館中,有一座由好未來公益人開拓、運營的公益圖書館。

書籍顛倒錯亂地擺在架子上,一旁的書桌積了厚厚一層灰,靠墻的架子上塞滿了鼓樂器,屋角掛著蛛網……當張朦首次看見打工子弟學校這間閑置的書屋時,感覺這更像一間“倉庫”。

因為缺乏師資打理,這間30來平米、藏書過萬的圖書室,一直處于“休眠”中。

2018年秋,學校的孩子突然發現,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群位戴著口罩、手套,拿著抹布、笤帚和拖把的年輕人,到圖書室做大掃除。堆放在室內的雜物被盡數清出,蛛網和灰塵也被清掃。先前隨意擺放的圖書被逐一下架,經篩選、歸類、排序后又重新按類別擺回書架。這些經過整理的圖書,還貼上了標簽和條碼。

這20多名年輕人,來自好未來集團行政部,張朦正是其中一員。他們要做的,是出人出力,替學校將這間圖書室運營起來,為打工子弟學校的孩子們營造一處圖書館。

機靈的孩子早有預感,有幾人還反復跑來問:“大哥哥大姐姐,我們什么時候能借書???”

每問一次,這群好未來公益人運營圖書館的想法就更強烈。

每塊地磚都被清掃拖過,每本書籍都被擦拭除塵。由于每人都有本職工作,行動多在周末等休息時間,光前期清潔、整理就歷時一月。在這場公益大掃除中,還有人帶上了丈夫、孩子一起勞動。

要運營借閱,就需將所有圖書掃碼錄入系統,但部分書籍無法直接掃碼錄入,這些好未來公益人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將書名、作者、出版機構等信息手動輸入。就這樣,歷時近兩個月,1.2萬冊圖書錄入完畢。為保障順利運營,他們還接受了項目發起機構提供的專業圖書館上崗培訓。

2018年12月27日,這間完全由好未來人運營的“微瀾20館”——“好未來公益圖書館”,正式開館。全程參與“喚醒”這間小圖書館的張朦,被任命為館長。

一張開館當日的照片顯示,孩子們在圖書館門口排兩列縱隊等待進入,排頭的孩子帶著紅領巾,臉上掛著笑。

截止目前,每周二、周三和周五,都有來自好未來集團行政、財務和采購等部門的30多名工作人員,按值班表輪流前往打工子弟圖書館,在上午11點半和下午2點半之間運營圖書館。每班兩人,一人負責借書、補辦借閱卡,另一人負責將還書歸位。

因開館正值午飯時間,很多孩子往往顧不上吃中飯,就跑來借書。還有些孩子直接坐在地上看。圖書館只要開著,里面就擠滿了孩子。

張朦坦言,起初他們只覺得這是件小事,直到看到孩子們的這一瞬間,忽覺得這件小事真的很有意義。

去年年末,這群好未來人收到了孩子們制作的新年賀卡。在這些成摞的花花綠綠的賀卡中,有一張用鉛筆寫著:“雖然我沒有彩色的筆,但我祝愿哥哥姐姐工作順利,新年快樂。”

“他們真的需要一個‘活的’圖書館。”張朦說。

   

—— 4 ——

好未來旗下勵步英語老師肖雨琪在勵步英語日常工作中

“他們反饋給我愛 這是一種幸福”

2017年5月,好未來旗下勵步英語聯合好未來公益基金會,走進北京兩所打工子弟小學,給孩子們帶來一堂生動的英語課。經實地調研,志愿者針對孩子的英語水平重新設置了課程,精心打造的英語課受到孩子們的熱烈歡迎。從此,勵步英語的公益課堂固定為每周一期。

第一次走在去打工子弟學校支教的路上,肖雨琪拎著一袋子卡通手偶邊走邊琢磨,自己要面對的,是怎樣的學校和孩子。

進了校園,穿過小操場,上至教學樓二樓,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直到找到支教的一年級2班,她才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門怎么這么破???”

教室門上,一張白底紅花的掛歷紙代替了本該有的玻璃,也擋住了看往室內的視線。

推門進去,她看見教室里坐著30多名孩子,桌椅板凳擺得滿滿當當。

孩子們瞬間涌了過來。幾名男孩沖在前面,將這位26歲的女老師團團圍住,一面好奇她的來意,一面好奇她拎著的花花綠綠的卡通手偶,七嘴八舌地問著。

“大姐姐,你拿的是什么呀?”“大姐姐,你是來給我們上課的嗎?”

人越圍越多,有孩子在混亂中抱住了肖老師的腰,有人摟住了胳膊。這個瘦高的姑娘被孩子們簇擁著,從教室門口走到講臺。

這樣的場面,肖雨琪并不感到尷尬。她執教小學低年級英語數年,深諳孩子天性。孩子的圍攏和摟抱,是他們表達歡迎的特有方式。

就在這一瞬間,她先前的忐忑被徹底打消。

從2018年5月起,上學期間的每周三下午,肖雨琪都會到打工學校上一堂英語課。孩子們基礎差,她就一點點地補。一年過去,曾需要大量漢語輔助解釋的英語課堂,如今大部分時間,都能直接獲得孩子們的反饋。原先課上最調皮的孩子,反而成了課堂上互動最活躍的一群。

初次見面時的擁抱,也似乎成了一種習慣,被一直延續下來。

“無論哪回上課,都有小朋友擁抱我,歡迎我。”肖老師說,她每次去上課,教室里就會瞬間沸騰。為避免影響孩子學習,即便早到,她也等到上課后才進教室。

一名學校的老師告訴肖雨琪,一年級下學期時,學校讓孩子們寫出自己喜歡的老師,班里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寫著“肖老師”。

“我給孩子們上課,他們也反饋給我愛,這是一種幸福。”肖雨琪說。

(文中小天、小雷為化名)

  • 全球彩票|官网登录 云顶彩票|手机app下载 大富翁彩票|官网登录 万和城彩票|手机app下载 金丰彩票|手机app下载 大玩家彩票|手机app下载 全球彩票|官网登录 天音彩票|官网登录 大玩家彩票|手机app下载 天成彩票|手机app下载 金丰彩票|手机app下载 大玩家彩票|官网登录